我一小我私家的时候,谢谢你在身边

  我一小我私家的时候,谢谢你在身边。

  第一次见到酷先生的时候是在我们宿舍的门口,那天他没有穿什么白衬衣也没有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帅气,而我也没有展现出什么长裙飘飘的淑女范,反而是一副邋遢到遭全世界嫌弃的样子。从队伍休假回来的哥哥突然电话说他在我宿舍楼下等我,我穿着大毛拖鞋,头发凌乱的冲到楼下看哥哥,当我兴奋的跳到他面前的时候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穿着军装站得笔直的男生。我尴尬的拉着自己的衣角一脸怨气的看着哥哥,酷先生笑笑说:“很兴奋见到你,我是你哥的同学。”我佯装淡定的理理凌乱的头发喊了他一声“哥。”嗯,这就是我和酷先生的第一次照面,似乎除了尴尬照旧尴尬。

  晚上哥哥带着我和几个同学去唱歌,期间酷先生一直平静的坐在我旁边看着我们几个吵喧华闹。我问他:“你怎么不唱啊?”他尴尬的挠挠头说:“你们开心就好。”我把话筒递给他,不说一句话。他看了看我,接过话筒点了首《喜欢你》,然后深情地开唱,全程没有一小我私家打扰,我在心里暗想:牛人啊,我还没有听过身边的人能把这首赞美得这么好。可是我才不要明着夸他,他很酷,我比他还要酷。然后酷酷的我就在他深情的歌声中喝了两瓶啤酒庆幸的醉了。据说我拉着他的手喊着许先生的名字,据说我把眼泪和鼻涕蹭了他一身,据说他把肩膀借我靠了两个多小时,据说他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我的身上自己一小我私家瑟瑟发抖,据说他背着我走了一级又一级的台阶。其实也不是据说,厥后我看到了朋友的录像,可是酷酷的我才不会认可自己在酷先生面前会那么失态。

  回队伍后,酷先生加了我的QQ,却从来不找我聊,而我也绝对不会主动找他。可是我的每一条动态他都是第一个赞,却从来不评论不询问,只是会在自己的空间里更一条新的动态。我发:“希望未来的那个他能唱动听的情歌也会弹一手好吉他。”他就发:”从今天起开始学吉他。“我发:”想要一本张爱玲的《倾城之恋》。“第三天就收到了快递。我发:”脸上的痘痘又开始放肆了。“他就发:”据说多喝开水少吃辛辣能消灭痘痘。“我发:”好想许先生。"他就发:“我好想你。”我们就这样互不打扰,他却知道我所有的期待和想念,纵然我只是一小我私家,可我总觉得酷先生无处不在。

  厥后,我发了条动态说:“你的单曲循环是什么?”酷先生第一次在底下评论说:“《喜欢你》。”我回他:“嗯,我记得你唱这首歌深情的样子。”他说:“因为旁边坐着你。”我再也不发动态了,酷先生也再也不更新动态了,我们又回到了不相识的状态。

  假期我去看我哥,当我在人潮涌动的火车站惊骇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酷先生。我终于把憋了一天的委屈化作泪水排出体外,他走过来递给我一张纸说:“哭起来就不像你了,你哥临时有事就让我来接你。”我很酷的擦干眼泪开始咒骂我哥的无情,他突然停下脚步说:“其实是我自己要来接你,因为真的很想见你。"酷酷的我看着眼前认真的酷先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次晤面他弹了一首好吉他,唱了许多几何首深情的歌,也说他想要掩护我。我生硬的将他拒之门外,而且很酷的说:“我不爱任何人。"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不爱人,我才气义无反顾地走一条自己想走的路,才可以凭着骨子里的挣扎和不甘做一个潇洒的人,才可以再也不用担忧他会像许先生一样突兀的抽离我的生活(www.oxqq.cn 美文网)。

  我又开始更新动态。我说我很想念在远方的她,他就在扣扣里问我是不是想我奶奶了。我说我一点也不愿意妥协和隐忍,他就问我是不是和朋友闹别扭了。我说我很想一个回不来的人,他就问我是不是想许先生了······我险些都不回复他,可我不得不认可他能猜中我每一句话里隐藏的忖量和委屈。前几天,学校发生了很小的地震,我在朋友圈里发:大震跑不了,小震死不了。没有一小我私家来问我情况,可酷先生却在凌晨快要一点的时候打了电话过来,其时我已经睡了,所以他打的前四个我都没接到,当第五个我终于接了的时候他着急的说:”你们那里是不是地震了?你有没有被吓到?现在有没有宁静了?“我迷迷糊糊的回覆他:”我睡觉呢。“他笑笑说:“那就说明没事了,吓死我了,打了那么多电话都不接,我还以为失事了。”第二天我看到他终于更了一条动态:“可惜不在你身边,再担忧都只能轻声询问,好想你。”我看着他的头像发呆,第一次回了条消息:“我很好,只是很小的地震,勿念。”

  哥哥和我说许先生已经走了快一年了,我应该走出来了,酷先生是个很好的人,我应该试一试。我知道酷先生是一个很好的人,他甚至都能看穿我所有的斑斓和委屈,可就是因为他太好,我就愈加不敢去接近。看着他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个和他一样穿着军装但已经离开的许先生。

  谢谢酷先生,我一小我私家的时候你一直在身边。也许有一天我的动态里全部都是关于你,可是现在我似乎还没有准备好。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aiqinggushi/34016.html" /aiqinggushi/34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