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不应爱的大叔

 ◎网络结识“大叔”
    7月8日,是我的23岁生日,长这么大,第一次过生日这么不开心。这一切,都要从他说起。
 
    他叫志勇,比我大10岁,是个已婚的男人。去年四月,我们无意中在网络上相识。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两个姐姐,从小爸爸妈妈和姐姐们对我关爱有加,什么事情都是他们替我着想,计划部署好路线,我照着做就行。
 
    志勇年纪比我大,事情时间比我久,自然阅历比我多,我刚结业一年,许多我不明白的事情,不知道该如那边置惩罚的问题,都市在网络上问他,而他就像年老哥一样,毫无保留地告诉我该怎么做。
 
    就像去年我结业半年多,才想起拿着报到证把档案安置好,可就在这时我怎么也找不到报到证,我想着横竖也不在“体制内”事情,报到证找不到就算了。我把这个问题告诉他。而他却说这是一种错误认识,报到证证明持证的结业生是国家统招内的学生,也是国家干部身份的证明。报到时间越早,档案工龄盘算时间就越早,转正定级和职称申报的时间也相应会越早。
 
    因为他这句话,我坚决跑回学校补办了报到证。之后,他怕我走弯路,资助我的事情越来越多,我们相互十分聊得来,我对他也是越发崇敬,许多事情都市听他的意见。在他面前我像只小绵羊,毫无主见、温驯无比。我所有的事情都市跟他讲,他对我也十分体贴
 
    ◎情不自禁爱上他
 
    在网络上聊了半年多,去年11月,我们俩聊着聊着相互就说见一面吧。那天中午,我在单元四周订了一家餐厅,准备好好谢谢他平时对我的种种资助。我早早来到餐厅,透过窗户,我看见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子径直往餐厅走来,虽没有见过面,但凭着直觉,我觉得这小我私家就是志勇。第一次见他,他戴着眼镜,头发是偏分的,感受像个“大叔”,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他的声音有磁性,特别好听,这一点很是吸引我。
 
    闲聊当中,他老婆打来电话问他是否回家用饭。挂完电话之后,他告诉我说,“这是你嫂子打的电话”。在网络上,除了聊聊平时的事情、喜好,志勇也会经常告诉我他和他老婆之间的事情,言辞之中,透着幸福。他告诉我他老婆比他大1岁,相亲认识,对他特别好。
 
    那次晤面之后,他不再是我的哥哥,我们酿成了好朋友。结业后,我一直是一小我私家在外租房而且不会做饭,他得知我经常在外用饭,就告诉我女孩子应该学会自己做饭,外面的饭不卫生。之后有一次,他主动约我晤面,带我去超市购置厨具和食材,虽然都是很简朴的工具,可我却很感动。
 
    今年3月份的一个周末,我的胃病突然犯了,疼得不得了,我打电话告诉他,他立马请假带我去医院检查,住院的那几天,他抽闲就会来看我,给我带饭,陪我聊天。
 
    我有点胆小,一小我私家在外租房,总会有睡不着的时候。只要我失眠,他都市在微信上陪我聊天,不管多晚,他都市陪我到跟我说晚安。早上起来,又是第一个和我说早安。
 
    我慢慢地依赖上他,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他,虽然我明知这样做差池。
 
    ◎朋友反目受煎熬
 
    我的这些小心思最终照旧逃不外闺密的眼睛,在闺密的“声讨”下,我向她道出了我与志勇的事情。她知道后,第一个持阻挡意见,闺蜜觉得我还小,喜欢上一个大自己10岁且已婚的男人,十分可笑,尽力劝我赶忙与志勇隔离联系,否则受伤的只有我。然而,我却像疯了一样,想起他平时对我的好,仍无法割舍。
 
    我与闺密相识12年,看到我这样,闺密竟然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反面他分手,那么我与闺密12年的友谊也将结束。
 
    徐徐地身边的朋友都知道这件事,而且都是十分阻挡,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生气不理我也是为了让我转头,我心里都明白,可让我放下真的很困难。
 
    我曾在网络上问过志勇,喜不喜欢我,他说喜欢。志勇的喜欢、闺密的阻挡。我的心越来越受煎熬。7月8日,是我的生日,妈妈给我打来电话祝福我生日快乐,并问我生活上有没有遇到困难,我有困难,可是我不敢告诉妈妈。现在我特别惆怅,不知道该不应继续和他联系。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aiqinggushi/14809.html" /aiqinggushi/14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