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感动千万人的恋爱故事

姗从昏厥中醒来,满身却一点力气也没有,脑子里空白一片,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似乎一个世纪般恒久,重症病房的呼吸机还在资助她呼吸,她努力想坐起来,腿脚却很不听使唤。趴在她床边的男人都被异样的声音惊醒,抬起了他的头,喷涌出泪水,撕心地大叫:“医生,医生,她醒了,她醒了……”

姗睁大了眼睛,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眼窝深陷,面容憔悴,两鬓泛白,皱纹刻在眉间。姗看着他,亲切在心里弥漫开来,“爸爸……”姗轻轻叫了声。男人愣了一下,猛然紧紧抱住了姗,哽咽着“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昏厥了四年了……”泪水落在姗脸上。

姗的身体还很虚弱,美丽的脸显得有些苍白,对于从前的事情她想不起来,从爸爸那里知道了关于她的故事:她原来是家银行的出纳,有着很爱她的怙恃,另有一个很爱她的男友,正在婚礼的前个月,银行内部的保安起了歹心,一天中午,在她和另一个同事值班的时候,持枪抢劫了银行。她和同事高声呼救,被保安一人开了一枪,同事就地死亡,姗腹部中枪后仍然和保安博斗,纠缠中头部咂到了窗台。姗的手术整整做了六个小时,尽管尽力抢救保住了她的性命,但是因为脑部受到了强烈的撞击,姗就再也没醒来……姗的母亲受了很大的刺激,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货车撞倒,带着无限的牵挂和遗憾离开了人世。

几年间,父亲四处求医,姗也辗转来到了这个都市的医院,但获得的结论都有是一样的:她醒来的时机险些是零,就算是醒来,智力也会像几岁的孩子一样。父亲对这个晴天霹雳的结果并没有死心,他四处借钱,哪怕有一点点期望也不放弃。

为了筹措昂贵的医药费,他卖掉了家里的屋子,但是很快就所剩无几。为了早点治好姗,节省开支,他白昼在修建工地挥汗如雨地干活,晚上就到医院守着姗,饿了就喝开水就着馒头果腹,困了就在姗的床边瞌睡,恒久的营养不良和劳累也导致了身体的虚弱,但是他有信心,他一定能等到姗睁开眼睛。

经过了一个月的康复治疗后,姗出院了,只是说话另有点含糊,还要在这个都市继续呆下去,定期到医院做复查治疗。父亲带着她租了一间房,白昼照顾姗的生活,晚上等姗睡下去后拣些瓶瓶罐罐的,好换来一点微薄的收入。

姗的气色逐渐好了起来,并学会了自己穿衣、自己做饭。

父亲给她买来了小学的课本,一点一点地教她,慢慢地,姗能看书读报了,而且吐字徐徐清晰。复查的时候主治医师惊讶不已,为了减轻他们的肩负,允许要介绍姗到医院来做清洁工。

命运之神终于慢慢的对姗露出了笑脸。

半年之后,姗的身体终于康复了,而且通过自学学会了许多知识,现在报考了夜校,她想找份好点的事情好好地酬金她的父亲。她在医院事情得很勤奋,事情之余还资助病人的眷属。病人和眷属都很谢谢她,知道了她的遭遇后越发吹嘘不已,赞叹他父亲何等的伟大,有点老人更是泪涟涟地叹息:多好的孩子啊,真是命苦啊。姗总是微笑着说:“命运对我已经够好的了,起码我现在还在世。”

温柔善良的姗引起了一个叫凡的年轻医生的好感,他深深被姗的精神所感动,他开始悄悄体贴起姗,知道了姗在学习,他就把自己以前的学习资料全部搬到医院给姗,还指导姗学习。经过慢慢的接触,姗也感受到了凡的许多优点:诙谐、善良、博学。两颗心慢慢贴近了,姗觉得幸福已经开始降临了。又是一年已往了。

如果不是那天和凡一起上街,姗可能永远这么幸福下去。

情人节前一天,凡抑制不住的兴奋,因为他决定明天就向珊求婚。中午休息时间,凡和姗走在街头,经过一家银行,凡决定今天就去给姗买一只结婚钻戒,他拉着姗快步走了进去。银行的人不是许多,姗康复之后一直没去过,她记得父亲总是带她绕道而行。大厅里人很少,三两小我私家治理业务,姗四处看着,影象深处的工具被触动了,她头痛欲裂,却控制不住地往下想,她记起了那次抢劫,但又从大脑里消失了……姗眩晕了,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姗睁天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里,看见凡焦急的眼神。凡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姗,我不应带你去那里。对不起……”

姗带着凡回家,凡有点局促不安。父亲应声开门,一开门就紧张地抱住了姗:“姗姗,你去哪里了,急死我了,没什么事情吧,是不是又头痛了,想不起来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父亲这时才看见姗旁边紧张不已的凡,凡上前对他握了握手:“伯父,你好,我是姗的同事。”父亲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进了屋里,凡拉着姗跟在后面。

在珊的小房间里,凡真诚地对她父亲说,希望能永远和姗在一起,以后就由他来照顾他们两父女。父亲挥了挥手,半响后说:“你先回去吧,我考虑一下。”

送凡出门后,姗发现以父亲的泪。他低低地问姗:“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男孩,他可靠吗?”姗望着自己的脚尖,点了颔首。她听见父亲叹了口气:“好吧,那你们准备结婚吧……”

一切都在进行着,姗的脸上整天挂着幸福的微笑,和凡看屋子,定家具,婚期徐徐临近。

姗是在结婚前天的早上发现父亲不见了的。她原以为他去了工地,于是就像往常一样父亲放工回来,但是很迟了都不见父亲。在父亲的桌子上,姗发现了一封信,她看到信封上写着“姗姗亲启”。她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后拆了信。

姗姗:

相信你现在的心情一定很兴奋吧,因为你终于可以披上婚纱,幸福地过半生,爸爸由衷地感应兴奋,曾几何时,我也一样有过和你一样幸福的时刻,可惜是那样的短暂。

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去想以前的事情了。只要你过得开心、幸福,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快乐。我已经去了此外地方,我在你身边只会给你增加肩负,我不想这样。通常个好男人,我相信他能给你幸福,不要找我,我会在远方给你祝福的。

曾经深爱你的爸爸志刚

珊手里的信徐徐被她握紧,志刚,志刚,她依稀记起,志刚是她相恋了几年的男友。恢复影象后,姗回到了家乡,找到了自己居住的家,那是银行的宿舍。姗自小由于怙恃在一次车祸里去世,厥后经过自己的努力来到了这里,单元照顾她,破例分给了她一套屋子。失事后,单元没有把姗的屋子收回,他们都希望姗能重新醒来。回到这里,推开房门,迎面看见了他和志刚的结婚照,照片里的志刚年轻英俊,对着她笑。天哪,总算看明白了,原来四年的艰辛竟然可以将容颜苍老数十年,姗的眼泪慢慢滑落,她感应自己的心被刀一点一点的刺破,心痛弥漫……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aiqinggushi/5199.html" /aiqinggushi/5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