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女之--花蕊夫人(3)

三、一点痴情总不泯

孟昶,你已不在了。但你却又在,你一直在我心中,从未远离。

为聊解对你的相思之苦,我凭据影象,细细描摹你的画像,然后挂在寝宫中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地方。我日日焚香祈祷,祈祷我们能在梦中相见,祈祷你能在地下安息。

或许是我虔诚的祈祷应验了,或许是我太过渴念你,你开始频频收支我梦中。

有你之梦,我唯愿长梦不愿醒。虽然,梦境中的你我,也不外是同往昔一样做些寻常的事情,譬如赏花,譬如饮酒,譬如赋诗。。。

但,我已深感满足。这些梦那么真实,真实得令我险些伸手便能触到你的存在,真实得令我似乎有了错觉:你,还与我恩爱一如从前;你,一直都未曾离开我。

但,每当梦醒时分,我才察觉,你,早已不在凡间了。而梦中的美好,不外是我虚幻的自欺而已。

那日,在我寝宫中漫步的赵匡胤偶然见到你的画像,惊奇地问我画中何人?我虽然不能如实回覆,我早已想好了应对的语言。

我从容答道:这是送子的张仙,据说虔诚供奉可得子嗣。

其它妃嫔听说供奉张仙可得子,不久,满宫竟尽供此像。她们希望可以拜仙得子,从而母凭子贵。

厥后,我虚诳的张仙送子画像,竟传至民间。民间妇人,凡欲求子嗣者,皆以一轴张仙香花顶礼。

我一直伺机报仇,但却苦于无良机下手。那次,报仇心切的我,终于狠心投毒。我希望,你能如我所愿地中毒身亡。

但,我酝酿已久的复仇行动,却被一向机敏过人的、赵匡胤的弟弟赵光义获知了。

他说我是祸水朱颜,立即劝赵匡胤贬退我。但,正对我情浓意蜜的赵匡胤,虽明知我是他潜在的威胁,但却对我不以为意,他仍对我恋恋不舍,对我的痛爱也仍如从前。

只是,他的目光里流露出些许惋惜。他用眼神向我询问和求证:花蕊夫人,不管我如何宠你爱你,你都不会爱我吗?而之前,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只不外是你投毒复仇前的搪塞和铺垫?

我避开他的眼神,不经意间却以手抚胸扪心。我算是用缄默沉静回覆了他吧?是的,赵匡胤,纵然你让我宠冠六宫,纵然你对我有求必应,纵然你对我柔情蜜意,我都不会爱你。因为,我的心,早已完全被孟昶占据。而你,今生今世,任凭如何努力,都不能再走进我心里。

也许,他读懂了我无声的心事。再看他时,我留意到,他一向明亮的眼神突然黯淡下来。

赵光义仍在一旁絮絮不止:似花蕊夫人这等女子,就是美艳的妖姬,你若着迷,或许会导致山河易主,所以。。。

赵匡胤用一个坚定的手势制止了赵光义的喋喋不休。

赵光义仍企图做最后的努力:可是,留一个对你挟恨在心的女人在身旁,后患肯定无穷!

赵匡胤终于开口:弟不必多言,朕自有计议!

赵匡胤又把目光投注在我身上,眼里是显而易见的缱绻柔情:花蕊夫人,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我相信,我的柔情,终有一日能感动你。所以,虽然你欲致朕于死地,但,朕赦你无罪。

赵光义终于怒不行遏,气急松弛地愤然离去。

虽然,赵光义以堂而皇之的理由急欲除掉我,但我却知道,他欲除掉我另有原因。

从我初次见他,我就知道,这个年幼我十几岁的男人,对我的美色便怀有觊觎之心。

之后,他每次看到我的贪婪眼神更印证了我的想法。

而他总有事没事地找我搭讪以接近我,更将他对我的垂涎意图袒露无遗。

但,他总欲一亲芳泽,我却总对他敬而远之。

他虽热情如火,却一次次在我这里招致冷遇。久而久之,求而不得的他,脸色徐徐凶狠起来。一次,我明白听到他说: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获得。

他对我怀有企图,我却无法见告赵匡胤。我怕赵匡胤说我疑神疑鬼,更怕他说我有意挑拔他们兄弟情份。

所以,一直以来,我唯有,拒赵光义于千里之外。

我知道,赵光义因此而怒火万丈,但却无计可施。于是,他一直密切注意我,试图找到泄愤的渠道。

他的苦心没有白费。最终,我投毒一事被他抓到了把柄。

他因而自得洋洋。他以为,今后,他可稳稳地将我攥于手心,并可任意玩弄我于股掌之上。

他以我投毒之事要挟我。他说,只要我能顺从他,他便不密告我。

我嗤之以鼻:若投毒事发,我宁愿一死。

我的不动声色让他疯狂:你宁死不屈是吧?好,我玉成你!

结果,我们双双站在赵匡胤的面前。

结果,任赵光义巧舌如簧和添油加醋,深爱我的赵匡胤却抬手将我轻轻放过。

赵光义离去了。赵匡胤却深情无限地对我说:花蕊夫人,与你相处多日,我想,我爱你的心你当已明了。虽然,你最爱的男人不是我;但,你却是我今生最爱的女人。因为深爱,所以宽容。我总以为,我的执著能让你以同样的深情回应我。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虽然,我没能死于你的手下。但是,我曾经有一个盼望,若死,最好死在我最爱女人的怀中。那么,若我真饮鸩而死,我也死而无怨。只是,刚开国立业,我还欲大展宏图。此时死,我心有不甘。我更不宁愿宁可的是,我可以凭努力成为人们顶礼膜拜的王者,但却不能凭努力征服我所爱女人的心。

他说着说着,自己不觉动容,眼里有莹莹泪光闪动。

我无语以对,却在心中呐喊:孟昶,孟昶,我最爱的男人是你。其它男人对我再好,也不能令我动心了。因为我的心,自你离世之日起,便逐你而去了。如今的我,只是一个无心的躯壳而已。因为无心,所以,没有男人能再征服我心。

赵匡胤的泪终于落下。我看到,那滴泪在地上四溅开来。他的泪连续滑落,我却无动于衷,恍若置身事外,恍若他的所作所为皆与我无关。

良久。他方吐出一语:花蕊夫人,你真无情。

听到他对我下的定语,我仍不置一词。但却在心里反诘:我不是无情,我是痴情。但这痴情,只属于我最爱的男人。对于我的最爱,我的痴情永远不会泯灭。

他照旧走近我拥我入怀:纵然你对我这般无情,我照旧爱你。所以,我要你仍旧留在我身边。纵然我深知,我的此举会令我随时丧命。

我想开口。他却打断了我:我知道,你并不奢望我的赦免,你希望你能立即死去,好与孟昶相会于九泉之下。你也想说,我若留你在身边,你并不能保证你不会再次害我。。。

他言我所欲言。我无可反驳,只有颔首默认。

他见我默许,神色竟突然冷静下来。他望着我徐徐说道:我说过,我曾盼望死在我最爱女人的怀中。所以,我若有朝一日死于你的手下,于我而言,就等同于死在你的怀中吧。。。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又知道,我有多爱你。。。

说到最后,他又激动起来,险些语无伦次和自相矛盾。但,我理解他的语意,也理解他对我的一片冰心。

但,任他坚定不移地爱我,也难以阻止我想为孟昶报仇的决心。

于是,除这次下毒外,我又屡次伺机夺他性命,但均以失败告终。

我虽屡屡为患,他仍一次次放过我。但每次,总伴以长长地叹息:花蕊,我实在太爱你。。。

赵光义见他屡屡放过我,舍不得将我治罪,常在他面前怨言百出,但他却置之不理,依旧爱我如前。

那日,他与赵光义在苑内射猎,我仍如以往那样在旁寓目。赵光义调好弓矢引满弓弦似要射兽,但却突然回射我。被利箭穿心的我知道命将必绝。

我抚箭痛苦呻吟。赵匡胤见状大惊失色,急遽疾驰而至,边驰边厉声斥责赵光义的胆大妄为。

赵光义却堂而皇之道:朱颜祸水,沉湎误国。既然你舍不得将她治罪,那我只有亲自下此辣手。

中箭坠地的我呼吸逐渐微弱。强睁双目,我先是看到赵匡胤爱怜和疼惜的目光,后又看到他奔流不息的眼泪。

他抱紧我,一遍遍凄厉地说:花蕊,花蕊,朕恨不能代你而死。你若一死,今后,我的爱也如落花流水一去不返,再无处可安置。。。

看着这涕泗滂沱的男人,我终于有些感动,我看到了他对我澄澈的爱。

拚却全身气力,我有些愧疚地低语:但我一直想害你。。。

他哽咽道:我却一直想好好爱你。。。

我还想说什么,但千言万语在怀,却又无从说起。而这时胸口的疼痛加剧,我看了他一眼,便徐徐闭上眼睛。

这时,似有芙蓉的暗香袭来。我紧闭的双眸前竟幻化出一片美丽无比的芙蓉花海,而孟昶正在花丛中深情地凝望着我。。。

而赵匡胤哭喊我名字的声音,在我耳边徐徐低弱,徐徐消失。。。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aiqinggushi/9570.html" /aiqinggushi/9570.html